最新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专利之争

10月7日,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揭晓,法国科学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埃马纽埃尔·卡彭蒂耶)和美国科学家詹妮弗·杜德纳(Jennifer A. Doudna)获奖,以表彰她们"开发出一种基因组编辑方法"。

 

两名女性科学家此前已经因为共同发现了CRISPR Cas9基因编辑技术名声鹤立。她们为研究人员在人体以及其它动物细胞上实现基因编辑奠定了重要基础。

最新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专利之争

这项技术简单来说,就是把基因片段剪开,并且把想要的基因片段进行拼接,使基因编辑跟在Word上面编辑文字一样简单,毫无疑问这是一项惊人的发明,能为人类基因科技发展带来巨大的变化,在资本社会,这也意味着巨大的财富资源。

 

但这笔财富目前看来无法被独享了。

 

2012年8月17日,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和埃玛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合作,在 Science 杂志发表了基因编辑史上的里程碑论文,成功解析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的工作原理。

最新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专利之争

这篇论文发布不到5个月后,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年仅30岁的华裔科学家张峰也在Science 杂志发表了,首次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改进并应用于哺乳动物和人类细胞的论文。

最新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专利之争

怎么说呢,这种情况就类似于,詹妮弗·杜德娜(Jennifer Doudna)和埃玛纽埃尔·卡彭蒂耶(Emmanulle Charpentier)发现了一座金矿,而这位张峰则率先在金矿里发现了金子。而由于一些情况,这金子还将会是合法的。

 

早期,这三人还打算合伙,创建了基因编辑公司——Editas Medicine。但没过多久,他们就谈判破裂,两位女科学家各自单飞又开设了两家基因公司,目前三家公司均已上市。

最新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专利之争

一场名与利的竞争便正式拉开了帷幕。

 

按理说,杜德娜和卡彭蒂耶发表论文在先,申请专利也比张锋他们早得多,优势很大。但这愣是被张锋团队一套组合拳给破功了。首先,张锋团队借助一系列司法解释把CRISPR的专利拆成了好几十份,从法理上把"金子"和"金矿"的所有权分了开来,然后又花钱走了专利审核的"快速通道",让他们的专利比杜德娜的更早获得通过。

 

最后,他们还巧妙运用了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的一些新政策,提出这个专利的有效性要基于"谁先完成研究"而非"谁先申请专利",为此张锋拿出了过去两年的详细实验记录,明明白白地记录着他早在杜德娜的论文发表之前就已经走在了她的研究进度之前。

 

此外,张锋果断宣布对学术界开放CRISPR/Cas9基因编辑的专利,只要研究不是出于商业目的,就可以随意免费地使用。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的研究资源放到公共库Addgene中,免费分发于天下,一举赢得了整个学术界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张锋团队很快就把CRISPR/Cas9玩出了花——自2013年至今,张锋发的论文之多足可用排山倒海来形容,随便哪一篇开拓这一片科研新天地。自CRISPR/Cas9发明以来,其一半重大突破都出自张锋之手,剩下的也多少用到了张锋免费分发的科研资源,几年下来,张锋在基因编辑领域一哥的地位几近无可撼动。

 

2014年,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批准了张锋所在的博德研究所的专利请求,来自加州大学的上诉也在2016年被悉数驳回。此后的专利诉讼,张锋团队也始终处于上风。

 

虽然专利上不占优势,但杜德娜和卡彭蒂耶却获得各种高级学术奖励,在今年十月也拿到了科学界的最高奖,这可是能名流千古的事迹。

 

不过说真,这些奖不奖其实都挺虚的,科学技术说到底还是要应用起来才有意义,张峰团队的做法虽然有夺人成果之嫌,但他们也的确为科学发展做出了贡献,今年3月4日,张锋创立的Editas Medicine公司宣布:CRISPR疗法AGN-151587(EDIT-101)治疗先天性黑蒙症10型(LCA10)的I/II期临床试验,已完成首例患者给药。

 

这是全球首个在体CRISPR基因编辑临床试验,此次也是全球首例CRISPR基因编辑的在体给药。更是人类攻克遗传性疾病的一大步。在CRISPR技术诞生之前,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最新基因编辑技术背后的专利之争

总之,争归争,技术别给落下就好了,科学家想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无可厚非,但忘记自己本身的最高价值,就着实本末倒置了。